469:動蕩

。    跟著伍魏秉過來的還有來寶。*Ww w.wanbenxiaoshuo.net.C oM*    虛葉一直低著頭,長發擋住了大半張臉,另外一只手還捂著受傷的那半邊臉。之前因為強行將妖珠從體內剝離,雖然收回了半顆使得她不至于死亡,但此時妖珠在滋養修復她的體內的內傷,臉上的外傷就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其實被扇耳光并不算痛,她更大的痛苦都經歷過,然而每一巴掌打在臉上,就仿佛有什么東西重重地踏在她心里,讓她抬不起頭,心里也有了裂痕。只有想到金鐘良,才會覺得稍微心安,才會讓她覺得,自己的心還在跳動。

    還會打她嗎?虛葉感覺周圍有一瞬間的靜謐,那種安靜讓她覺得恐慌,呼吸也愈加急促。她猛地抬頭,就看到蘇寒錦手中握著一把戒尺,她右手拿著戒尺,看到自己抬頭之后,戒尺打在左手掌心,發出啪啪的聲響。

    虛葉先是身子一縮,然而下一刻,她一雙眼睛猛地瞪大。

    “金大哥!”

    蘇寒錦倒沒注意,剛剛跟著伍魏秉過來的來寶站在自己身后,而且此時它變成了金鐘良,正笑盈盈地看著虛葉。來寶今天立了大功,蘇寒錦心中有數,只待把這里的事情解決了去獎勵它的,沒想到,它又主動來了個小驚喜。

    “金大哥!”

    虛葉被扇蒙了,之前又因為強行吐出妖珠變得極為虛弱,即便現在也并沒有恢復太多,在蘇寒錦的質問之下,她心神不寧情緒起伏頗大,此時突然看到金鐘良,都一時忘了其他,站起來想要撲入他懷中。奈何有陣法阻擋。她只能隔著一層光幕,淚流滿面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金大哥,你……”她伸出手緊緊地貼在光幕上,也就在這時,“金鐘良”也走了過來,輕輕低下頭,用頭抵著她的手。

    這樣的動作,讓虛葉的眼淚流得更加洶涌,她只覺得有一束暖陽照進了自己緊張疼痛被人踐踏的心。然而就在這時,對方突然變了。

    “金鐘良”化身為魔,朝她張開了血盆大口。虛葉霎時呆住,隨后身子一軟跌倒在地,竟是在大受刺激之下。直接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來寶身子變成一團黑霧,再次立在了蘇寒錦的肩頭,蘇寒錦想要夸夸她,扭頭一看,卻見來寶又變成了稻草人沉焰,頓時嘴角一咧,先是伸手在它腦門上輕輕一摸。隨后使勁一捏,使得它吱吱亂叫,下一刻,又變成了掌門的樣子。

    掌門還站在旁邊。蘇寒錦自然不好把變成掌門的來寶揉來捏去,只能瞪它一眼作罷。

    金鐘良的戰部修士如何處理蘇寒錦并沒有發表意見,她與那儒門展鴻飛對視一眼,兩人走到一旁。展鴻飛還抬手罩了個結界。

    “朝圣的虛空獸族會遭遇滅頂之災?”展鴻飛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蘇寒錦說這些的時候并沒有避開展鴻飛,虛葉從頭到尾沒有反駁。有虛空獸自己作證的話,更能證明事情的真實性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儒門神秘且強大,這樣歷史悠久的修真大派,其背后實力是天玄劍門完全比不上的,蘇寒錦拼命地修行前進,卻也不會盲目自信。面對虛空獸,魔物的瘋狂她是看在眼里的,如果天魔真的進入浮云島,沒有強大的實力阻攔,根本就沒有談判的機會了。

    除非,域外天魔并不是魔。只是神魂域內她看到過沉焰的本體,域外天魔的相貌,那個,的確是魔吧。所以,她想跟儒門合作。

    展鴻飛神情凝重,他皺眉思索,許久之后才道:“儒門一直有一份古卷,里面記載三千界會有一劫。”他頓了一下,“從浮云島開始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事關重大,我要回去同掌門商議,此乃我傳訊玉簡,隨時聯系!”說完之后,他手指一彈一塊玉簡從他手中彈出直接出現在了蘇寒錦眼前,待蘇寒錦伸手接過玉簡,就發現展鴻飛原地消失了,籠罩在頭頂的禁制也完全消失,而曲風和小瑤也不見了,應該是被展鴻飛一齊帶走了。

    展鴻飛跑那么快,難道說儒門還掌握了什么東西?跟朝圣日天魔入侵浮云島有關?

    蘇寒錦心中如此想著,將手中玉簡細細打量確認沒有什么神識監視之后,這才將玉簡放入儲物空間里。

    她出去之后,就看到天玄劍門的弟子將那些戰部修士給一個個扔了出去,旁邊饕餮在罵罵咧咧,“這些人就該通通殺掉,留著做什么,以后再打上門來?圍墻都破了,花花草草也毀了那么多,就這么輕易的把人放了?斬草要除根,要是他們哪個資質好撞了大機緣,日后又跑來報仇,不是煩得要命?你說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饕餮說完之后,望向夜旻君尋求支持,夜旻君正要點頭,就聽身后陣法島弟子笑著道:“只要我們努力修行,他們只會被拉得越來越遠,天上的蒼鷹,豈會在乎地上的螻蟻。”

    若是別人說的,夜旻君還會嘲笑幾句,如今他天天跟陣法島弟子比試,自然不愿在這些方面輸了大氣,隨即道:“區區螻蟻,我還不會放在心上,快快扔出去,省得礙眼!”

    饕餮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見到蘇寒錦出來,饕餮立刻不滿地抱怨,蘇寒錦直接拿了一朵雪蓮花塞了它的嘴,這才稍微得了點清凈。她走到了江云涯的旁邊。

    江云涯此時看起來氣色還不錯,他直接坐在臺階上的,身前的下一步臺階上是江江和小金龍,江江踩著遠古逆龍的頭,小金龍則踩著遠古逆龍的尾部,兩個小家伙將縮小的遠古逆龍壓制得死死的,躺在那里就像是一只干癟了的死蝙蝠。凌水煙沒有在江云涯身邊倒讓蘇寒錦覺得有些奇怪,她走到江云涯旁邊之后,覺得別人坐那么低自己這么站著,講話的話就顯得有些居高臨下,因此她也直接坐到了臺階上,等到坐下之后,江云涯才轉過頭來,很沉默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遠古逆龍還活著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江云涯點了點頭,“神魂虛弱,只是本身實力強橫,或許可以給你神魂域的朋友用。”江云涯很難得說了這么長一句話,他有點兒懷疑是不是話太長了所以有些氣喘,又或者是她離得太近,那氣息縈繞在鼻尖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居然能抓到遠古逆龍!”蘇寒錦笑了起來,眼睛和嘴角都是彎的,這樣的她,這樣的笑容從前甚少有過,江云涯有一瞬間的呆滯,下意識地伸出手,按住了劇烈跳動的心口。

    蘇寒錦伸手摸了摸江江的頭,“江江好乖好厲害!”

    江江頓時身子一僵,隨后興奮得原地跳動,口中發出輕嘯,爪子將遠古逆龍踩得格外凄涼。小金龍則是甩了甩尾巴,不屑地看了江江一眼,扭頭看蘇寒錦的時候,眼睛亮晶晶的,也是一副要求表揚的樣子。

    蘇寒錦默默地扯了下嘴角,“小金也很厲害!”

    “這還差不多!”小金龍點了下頭,“龍神還要多多努力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還要回龍墓去努力修煉,到時候還得靠你幫忙!”蘇寒錦又把小金龍夸了夸,這才離開又去找了夜旻君和陣法島的弟子商議,他們在神魂域內的陣法研究也有了不小的進展,如今有了載體,狐離天總會出來的。

    之后,蘇寒錦又去找掌門商量了天玄劍門弟子前往龍墓修煉的事情,本以為勸說要費一點兒功夫,卻沒想到,她將事情講明之后,掌門立刻同意了,并且宣布馬上就召集門中長老商議,爭取早日啟程。

    蘇寒錦在會議上又將龍墓和浮云島的事情重復了一遍,而沒過多久,時間便定了下來。修士最看重的就是增進靈氣的材料和法寶,如今得知龍墓里的靈氣濃郁程度超過外面千百倍,自然就沒什么東西好搬走的了,而且也不過幾年的時間,封個山就行了,修真世界里,幾年的時間彈指一揮就過了,外界也不會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因此,時間定在三日之后,天玄劍門全體出動,只留兩個靈獸看門!敲定之后,蘇寒錦就拎著虛葉回了自己的修煉之地。夜旻君給了她很多張陣盤,而且她的修煉之地本身也有陣法,將虛葉放在那里她就是插翅難飛。

    蘇寒錦將虛葉丟在房間里之后自己開始閉目養神,她在思考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她如今是大乘期。哪怕她是在龍墓里突破的,秩序并不知道,但之前的打斗十分激烈,在云海界大打出手,她和饕餮應該都是違背了秩序的,為何不見有秩序真仙出來?司徒星翔跟金鐘良一起逃出來的,他去了哪里?藏月派離天玄劍門很近,哪怕之前的打斗因為在門中,他們可以說沒有注意,但展鴻飛他們過來的時候也毫無遮掩,藏月派也是修真大派,雖一直與天玄劍門交好,但說他們沒有弟子時不時打探天玄劍門的消息,蘇寒錦是不會信的,不管天玄劍門在那些攻擊之下是好是壞,怎么藏月派也沒有人出現?

    到底發生了什么?

    蘇寒錦想到這里,便放出神識,想要看看藏月派的動靜,神識覆蓋之下,她發現藏月派里,竟無返虛后期修士,也就是說,藏月派的高階修士皆不在門中。

    他們去哪里,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PS:  一更,晚安。
电子游艺777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