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8:金神的歸屬

。    虛空獸乃生命之樹孕育而出,如今生命之樹毀滅,那些幼獸便是他們最后的希望,或許有一天,虛空獸一族會徹底滅絕吧。※完本小說網 WWW.wanbenxiaoshuo.net.COM※對于虛風來說,養育這些幼獸,是他現在最大的責任。    “你們那么蠢,可別被人騙得太慘!”饕餮的聲音還在耳邊回蕩,虛風又想起了當時那些幼獸整齊劃一的回答,“是的,師父,誰騙我我就吃掉他!”

    他笑了一下,當初讓饕餮來教導這些虛空獸,如今這些幼獸可比自己小時候要聰明多了,或者說無恥多了,最重要的是,他們還是一群吃貨!所以,這些孩子帶起來真是壓力太大,虛風搖了搖頭,他自己,都才剛剛成年呢……

    眼看那一朵一朵的流云飛上了天幕,他連忙跟上,“不要亂跑,聽話一些,喂……”他的身后跟著的是寂月輪,只是寂月輪的旁邊是小一號的盤子,那是來寶。

    來寶想跟著虛空獸游遍三千界,蘇寒錦同意了。自由自在的生活,比跟在她身邊,躲在白玉葫蘆里要幸福得多。她的靈獸,白澤去了龍墓,來寶跟了虛空獸,倒算是都有了歸宿?

    蘇寒錦回到浮云島的時候,她看到浮云島上那些密密麻麻縱橫交錯猶如蛛網一般的縫隙,只覺得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“生命之樹毀滅,虛空獸也將不會有新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虛空獸壽命很長,天賦也高,若是能刻苦修煉不那么貪玩,活個數萬年不在話下。”說話的是夜旻君,他這段時間一直在跟著沉焰布陣,看起來極為疲倦,一雙本來就不大的眼睛,如今更是不用刻意去瞇。也成了一道細縫。

    “再者,天魔一族的血池也毀了,其實也沒什么。”遠古秘境之中,那個最大的血池,孕育天魔族人的血池,也已經毀了。這段時間他在浮云島,對這些都有了詳細的了解,夜旻君嘆了口氣道:“是非對錯誰能說得清楚,當年天魔一族雖然強悍,卻也并非毀滅了三千界。怪只怪實力太強,而人心,又有太多**。”

    站在人類修士的角度。天魔的確很可怕,當年的天魔不在乎人類死活,甚至會玩弄人心,譬如說許諾強大的力量,讓好好的修士墮落成魔。只是所過之處寸草不生略顯夸張。他們吸收靈氣的能力太強,人類修士修行,不會有界面天地靈氣耗盡一說,天地循環,源源不斷的滋生。然而那些天魔,到了一處地方。若是毫不克制的話,是真的會將天地靈氣直接榨干。修真界靈氣為根本,沒有靈氣的地方被稱之為死域。而死域,對于修真界的一切生靈來說,都是極為可怖的存在,就好像從修真界,直接墮到了凡間界。

    這樣來看的話。說生靈涂炭寸草不生也不足為過。

    “遠古秘境被封印,血池被毀。不會有新的純天魔出生,生命之樹倒塌,亦不會有純的虛空獸再出生,所以,其實都一樣。”他伸出手哈哈大笑起來,“還是只有人類生命力頑強啊!”

    “還有魔界呢!”

    “魔界里爬出來的都是低等魔物,想要進階天魔比你成神還難。”

    “那當初遠古秘境之中?”

    “血池沒有毀啊!那修士從血池里出去的。”夜旻君翻了個白眼,很嫌棄地看著蘇寒錦,那雙眼睛很明白地在說,“你真蠢!”

    還有廖長青呢。只不過,他由人入魔,最后一直進階,成為魔界最強,還撕咬過虛葉的血肉,所以才會在天魔王的指引下進階成天魔吧。蘇寒錦如今已經知道幕后操控饕餮的是天魔王了,而她自然會認為,當年控制廖長青的,也是那天魔王飔暗。

    “遠古秘境的封印能解開么?”返回浮云島,虛葉其實并沒有跟在身邊,她留了一根毛發給蘇寒錦,自己藏身于滄海界仙劍門的一處密室之中,那里,是當初金鐘良特意為她打造的仙府,處處都還有當年兩人一起生活的痕跡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神的封印,我雖是勉強補上,卻沒信心打開的,不過若是以我所補之處為突破口,大師應該能解此局!”說完之后,他轉頭很恭謹地看了一下沉焰,“你去問他!不跟你說了,我還有要事問他!”

    夜旻君與蘇寒錦一道回來的,剛剛一直沒說話,趴在蘇寒錦腳邊裝死,卻沒料到片刻之后火就燒到了自己頭上,它被夜旻君一手抓住后脖子皮拎在空中,還很大力地掄圓甩了幾圈,甩得它頭暈目眩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陣法是我命根子嗎?你居然毀我的陣!”夜旻君咆哮道,只是他吼完之后,就看到蘇寒錦和饕餮視線都往下瞄了一下,夜旻君頓時怒意更重,扭頭便喝道,“滾一邊去,沒看到我在訓話嘛!”

    蘇寒錦訕笑著走了,神識卻沒收回,感應著周圍的風吹草動。

    “以前不是桀驁不馴,不肯認任何人做主的么,怎么這次栽在那天魔王手里了,他有那么好?”

    饕餮翻了個白眼,懶得搭理他,見他還要扔,齜牙道:“再動我我不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夜旻君長劍出鞘,一手做出畫符的姿勢,“你要如何不客氣?”

    饕餮身形頓時暴漲,本是被拎在對方手里只有小狗大小,片刻之后就變成了一座小山,一副睥睨天下之態。

    “毀就毀了,還想如何?”吃貨吐了下舌頭,本來霸氣側漏,又因為這個動作而流了兩滴口水,讓人極為無語。

    “找打!”兩個相識萬年的老朋友又打成了一團,蘇寒錦見狀笑了笑,往沉焰的方向過去。他此時正在原來的雪鹽山,也就是陣眼處布陣,見蘇寒錦過去也沒反應,專心致志地研究陣法,只不過身上的黑氣更濃了,蘇寒錦只能看見一個整體的輪廓。蘇寒錦想到去找藥材,程長老和丹長老他們說需要的藥草分量至少得是原來的三十倍之后,她就有些頭大了。普通的還好說,如今菩提仙心勉強湊了十幾株,其中還有六株是儒門收藏,她自己找到的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儒門修士便是天魔大戰時的敲鐘人,亦做出了很大的犧牲。蘇寒錦對儒門便很有好感,也替儒門尋了所需的東西,且用生命之泉救了幾位瀕死的修士。如今菩提仙心還缺上一半,蘇寒錦便估摸著估計只能去妖界看看了,不曉得有沒有漏網之魚。

    要做其他事,必須等到浮云島上的陣法全部布置完。蘇寒錦這段時間便四處搜集材料,成了一個勤勞的搬運工,搜集材料的時候自然也要找藥材。一年過去,才終于把所有的藥草湊齊。

    陣法全部完成的那天,一直懸浮的浮云島晃動兩下,竟是緩緩飄動起來,一如當年。

    蘇寒錦這才知道。沉焰與夜旻君聯手布陣,將整個浮云島當做靈舟來煉制,靈舟的飛行最重要的是陣法和靈石,浮云島也是如此。實際上原本那神也是如此處理的,才使得浮云島能夠在空中隨意飄動,生命之樹就是原本的陣眼。那些深埋在地底的根須更是陣法脈絡,只不過支撐浮云島飛行的能源并非完全是靈石,最重要的還是天魔。

    浮云島緩緩移動。蘇寒錦站在島上,看著頭頂上方的天幕上時不時有碎金一閃一閃,就好像星辰眨眼一般。

    “當年將那毀壞的神器寂滅塔融了重新煉制,加入陣法之中,使得這陣法威力更大。如今天幕上閃爍的金光,倒也顯得這浮云島更加漂亮。我都想在這里安家了。”夜旻君呵呵笑道,“就是那些天魔忒討厭了。用死狐貍的話來說,就是丑人多作怪!”

    不遠處,九條尾巴長出來的狐離天翻了個白眼,隨后繼續很優雅地搖著尾巴,它刻意站在結界之外,以丑陋的天魔做背景,更襯得自己美得驚心動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到將浮云島的陣法完成,沉焰才與蘇寒錦一道前往了遠古秘境,自然,是帶上了虛葉的。沉焰打通了遠古秘境的一處封印,但也堅持不了太久的時間,卻足夠虛葉進入了。

    虛葉閃身進入了遠古秘境,她剛剛落地,就聽到身后啪的一聲脆響,回頭一看,卻是一個小瓶子,她伸手撿起握在手里,才看到那是個小葫蘆的樣子,意識注入小葫蘆里,虛葉就發現里面竟有一塊不小的天地。

    一畝地大小的空間內,靈氣充裕,有花有草,還有一個小小的水池,上面飄著幾片碧綠的荷葉,最讓她驚異的是,隨著心念所動,她能夠進入那片空間,那小葫蘆,竟是一處小小的無主秘境。秘境無主,便是任何人都可以進入。

    她知道這遠古秘境之中死氣沉沉,所以也將能夠收集到的東西都隨身帶了,卻沒想到,對方會給她煉制一處秘境。虛葉從小葫蘆里退出,她將小葫蘆握緊,隨后深吸口氣,身子化作流云,在那邊漆黑之中顯得格外的醒目。

    “金大哥,金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她循著那縷極為細微的氣息而去,終于,在一片泥濘之中,找到了宛若死人一樣的金鐘良。

    金鐘良被困遠古秘境,本就受了重創,之后雖然堅持著修煉有了恢復,卻又因為救虛葉,連本命法寶都毀了。寂滅塔是與他神魂合一的本命法寶,金鐘良受傷太重了,卻又因生在遠古秘境,只能將自身封印,僅存一絲生機,成了一個活死人。虛葉找到金鐘良之后噗通一聲跪下,抱著金鐘良的身體嚎嚎大哭。

    哭得淚了,她才帶著他進入了那一處秘境之中,虛葉小心翼翼地剝開金鐘良的衣物,抽噎著用池中清水替他細細的擦拭身體,將他整理干凈之后,放平在地上,頭枕在她腿上。

    “這里有靈氣,有藥草,會醒過來的,你會醒過來的。”她抱著金鐘良**的身體,再次哭得像個淚人。只是那哭泣之中,又帶著一縷笑意,顯得神情有些怪異,“金大哥,以后我陪著你,陪你生陪你死,陪你到地老天荒。”

    在這里,你只屬于我一個人。

    她忽然會想,其實,心里深處,她亦隱藏著一個讓人羞恥的愿望,她希望,他的身邊只有她一個人。虛葉低頭,深深地吻了下去,她輕輕舔著金鐘良那干裂的嘴唇,已經吐出的妖珠在嘴里含了片刻,卻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虛葉低下頭,將自己的臉頰貼在了金鐘良的臉上,低聲道:“會好起來了,我不給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等你醒來,你修為會不如我,我們只能困在這里,只有我和你。她貼著金鐘良躺下,頭枕著他的胸口,低聲喃喃,“金大哥,我喜歡這里,只有我和你。”

    虛葉的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容,她輕輕地撫摸著金鐘良的身體,只覺得無比的滿足和幸福。

    PS:  劇情完結的意思是不會有改變全局的事件了,該活的該死的,都定了……后面可以通通叫做,番外……
电子游艺777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