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:遙不可及的夢

。    修煉天心殘卷所需的藥湯是蘇寒錦熬的。◎完本小說網 WWw.wanbenxiaoshuo.net.COM◎    若不是有生命之泉,三十份的藥草也不夠,將藥湯熬制好之后,沉焰便開始修煉,這時間無比的漫長,漫長得超乎了蘇寒錦的想象。

    沉焰修行天心殘卷一共花了整整十年。

    在這期間,蘇寒錦并沒有離開浮云島,她自然相信對方不會出事,但又極為擔心,因為修煉的時間也太長了一些。偏偏他并不允許她在旁邊,蘇寒錦只能守著那些天魔,恢復了正常的天魔并沒有當初那般瘋狂,大部分在域外呆太久了,對于現在浮云島的生活其實是較為滿意的,他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,在無邊無際的荒蕪里受盡折磨,如今到了浮云島,已經覺得十分滿足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當年的預言之中,天魔一族徹底滅絕,通過大祭司的預言之眼,他們都知道自己將來的結局,天道不可違,而現在他們卻逆天而存。如果沒有蘇寒錦,天魔一族的命運便是徹底滅絕。如果沒有沉焰,蘇寒錦最初就活不下來,天玄劍門能活下來的也只有那么幾個,甚至于大師兄這些,也會早早隕落。

    如果不愿意妥協和滿足,為了對方而付出,不死不休的局面永遠沒有辦法打破。

    當然,對于天魔來說,平靜的生活在浮云島只是其中一部分的想法罷了,人心不會滿足,魔心也是一樣。

    并非所有天魔都愿意呆在浮云島,還有一部分更希望能夠離開這里,侵入三千界,報復那千萬年來所忍受的痛苦和折磨。只不過當初侵入浮云島那般瘋狂,透支的是生命力,如今雖然在恢復。一時間卻難以成事,在那一刻他們悍不畏死,然而清醒過后,后果卻是極為明顯的。偏偏這里的靈氣大量消耗之后,重新滋生的速度就顯得太緩慢了,他們自然不敢瘋狂索取,恢復也就慢了下來。

    唯一例外的,就是那個吞噬了虛空獸的天魔。大祭司有令,不得傷害這島上修士的性命。他不能違抗,卻隔三差五地挑釁,只不過蘇寒錦乃半步成神,當初被瘋狂的天魔圍攻也沒有隕落,如今只對上一個。還是恢復了神智的,自然不會覺得太吃力。后來那天魔覺得討不了好,就偷偷地去攻擊結界,奈何實力不足,對結界完全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傷害。

    看著那上躥下跳的天魔,蘇寒錦心中還是有所擔憂的,若是哪一天。它真的躥了出去,三千界豈不是又會掀起一陣血雨腥風?

    “當初天魔族人數以萬千,三千界不也沒毀滅么。”夜旻君擺擺手道,他對蘇寒錦的問題不屑一顧。

    “而且現在天魔血池已毀。不會再有新生,也就這幾只在蹦跶,又能掀起什么風浪。”饕餮吐了吐舌頭,“你又不是神。管那么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從來不曉得你還心懷天下蒼生。我一直覺得若不是因為浮云島的虛空獸,當初你都不會管這事兒。莫非真的要成神?”夜旻君呵呵一笑,“我可不是正道修士,那個也是兇獸,這些問題,別來問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蘇寒錦扭頭看向狐離天,狐離天頓時后退一步,“關我屁事!”

    “三千界還有虛空獸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質疑我們的陣法么?”夜旻君翻了個白眼,“蠢貨!更何況,這陣法,哪怕是沉焰大師一人也無法破掉。”夜旻君指著那陣眼處,“若真要破陣,需要你、我、和沉大師三人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陣法成的那一天我不是問你要了一滴血的么,就是這個用途。”

    蘇寒錦微微一愣,當時似乎是有這么回事,不過她完全沒有在意。

    “不要想太多!”夜旻君拍了拍蘇寒錦的肩,旁邊吃東西的饕餮則接嘴道:“容易老得快!”

    不遠處狐離天尾巴一甩,“當年還覺得你頗有姿色,如今看來,真是越來越丑了,是不是跟那天魔呆太久了?”

    尼瑪,你們三個一天不吐槽會死嗎!她跟這幾只一起住在浮云島,真是要被氣死的節奏……

    那邊狐離天話音剛落,就見那天魔大步走到自己面前,瞪著一雙眼睛怒視著自己,狐離天九條尾巴揮動幾下,施施然地走到了另外一邊,它姿態倒是優雅,心跳卻是極為厲害,它實力不比蘇寒錦,被那天魔纏上,妥妥地挨揍啊!結果下一刻,它被那天魔大掌罩住,渾身動彈不得,狐離天頓時全身毛發根根豎起,無數銀針朝那天魔射了過去,天魔不閃不避,大量銀針撞到硬甲直接斷成兩截,少量插入縫隙之中,也只是讓它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它張大嘴,要將狐離天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當初這些天魔以性命和信仰發誓,不得傷害島上生靈,如今它做出這等事情,豈不是違背誓言?蘇寒錦揮劍而上,卻在這時,看到天魔的手錯開,擦著嘴角而過,將狐離天狠狠地往后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狐離天渾身的毛發都濕了……

    在天魔擦著嘴角將它扔出的時候,它威脅地舔了狐離天一口……

    狐離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夜旻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饕餮舌頭伸了出來,看著狐離天眼冒綠光,像是也想嘗嘗味道。

    就在蘇寒錦滿頭黑線之時,她聽到了一個久違的聲音,那聲音很溫和,還帶著一點兒笑意。不遠處,一個人影踏著清晨的輝光而來,銀色的長發在空中飛舞,讓蘇寒錦登時怔住。

    “寒錦,我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那是沉焰,是神魂域內的沉焰。銀發長至腳踝,眉眼清俊,眸子里溢滿溫柔。只是他的臉略顯得有些冷硬,若不是眼睛里水漾的溫柔,蘇寒錦會覺得迎面走來的人很冷,并非是清冷如玉,而是面部表情有些僵硬,似乎想要笑,但嘴角抽動的樣子,讓她覺得格外的無語。

    附身到仇千凜身上的時候,他是僵尸臉。

    寄生在青龍的軀體里的時候,偶爾還能賣萌。

    神魂域內,似乎也甚少有溫暖的笑容,之后就是新月,更沒有面部表情了。最后就是天魔,黑氣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,蘇寒錦運用神識,都戳不破那厚厚的黑氣。就好像,給自己戴了一層厚臉皮。

    所以,他連笑容都這么僵硬了啊?

    殊不知就是這僵硬的笑容,沉焰都對著那已經透明的藥湯偷偷練了好久……

    蘇寒錦深吸口氣,快步走到沉焰身前,與他緊緊相擁。她的耳朵貼著他的胸膛,感受到了他的心跳。她感覺到他呼出的熱氣,感受到他的體溫,只覺得恍然如夢。

    幸福得好像不似真的,使得她牢牢地抱著對方,對其上下起手,隔著衣服,也能感覺到灼熱的溫度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啊……

    這是曾經遙不可及的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  這文里有一個人會成神——猜猜是哪位? 晚安,下一章有什么呢?青衫注冊了新浪微博,QD青衫煙雨,求愛撫求關注求粉~ 新坑《機甲護翼》求收藏求推薦,鏈接評論區上方有,然后點開作者信息也能看到!謝謝各位真愛。
电子游艺777娱乐